电话:010-85651425

手机:18500204922

民间维权官微

ST中捷:缝纫机“大佬”的前世今生

2021-08-21 10:13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何艳

近期,不少“大白马”因业绩地雷掀起跌停潮,ST公司却如鱼得水,轻松跑赢大盘。昔日缝纫机“大佬”ST中捷就是其中之一,公司不仅录得近6年来首个一季报净利润“转正”,且最新中报业绩预告也不俗。只不过,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究竟能否真正得到改善,还需打个问号。

业绩改善 后续能否“接力”存疑

目前,正值2021年中报如火如荼披露之际,财报发布日成为不少公司业绩“地雷”日,本周以来,以凯莱英、舍得酒业、重庆啤酒等为代表的“白马股”均在财报日当天遭遇跌停。与之形成鲜明对照,不少ST公司股价表现却相对“平稳”。

ST中捷作为业绩向好的ST代表公司之一,近半年以来局面大为改观。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7亿元,同比增长105.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2.93万元,同比扭亏为盈。而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公司首次实现一季度净利润“转正”。

2021年中期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1年半年度营收在5亿元至5.3亿元之间,净利润1000万元至1500万元,相比营收,公司净利润略显失色。对此,有投资者公开质疑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局面。

不仅如此,ST中捷此前还领到过监管层罚单。今年2月4日公告显示,收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送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明,ST中捷涉嫌未按规定披露控股子公司重大投资事项、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未按规定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购买标的资产破产事项这三项违法事实。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5年11月26日至2018年6月5日期间买入ST中捷,并在2018年6月6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跨界频繁 卷入“德隆系”担保案

公开资料显示,ST中捷是全球最大的工业缝纫机生产基地之一,主要从事中高档工业缝制机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不过,ST中捷并不甘心只做缝纫机“大佬”,除了主业外,公司最近几年频繁跨界。

2014年,因时任实际控制人多元化经营不善,ST中捷的控制权易主。新大股东入主公司后,并未重视原有的缝纫机业务,而是意欲转型其他领域,不仅抛出了80亿元的定增计划,还将公司名称由中捷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中捷资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据统计,2015年至2018年间,公司曾战略“押宝”农产品生产、木材加工、B2B电商、跨境出口电商等多个行业。也正是自2015年开始,ST中捷的扣非净利润均为负,2015年至2019年,ST中捷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即使是2020年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也亏损了0.26亿元。ST中捷的经营情况面临巨大困难,每况愈下,2019年也仅依靠处置资产才得以将净利润勉强返正。

不仅业绩堪忧,公司还卷入与“德隆系”相关的“罗生门”担保中。2021年7月9日,广州农商行与华翔投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广州开庭,ST中捷就牵连其中,而除此以外,还有新潮能源、*ST德奥两家上市公司牵涉该案。

此案还要追溯至2017年6月27日,彼时广州农商行向华翔投资先后发放了25亿元的信托贷款,约定不同期限还款,新潮能源、ST中捷、*ST德奥、金志昌顺、霍佳美、付幸朝、朱晓红等合计10家公司和7个自然人提供担保,签订了《差额补足协议》或提供了股权质押担保。2020年11月23日,广州农商行以“借款主体未偿还任何债务,差额补足义务人、债权质押人亦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被正式立案,收到立案通知后,上述3家上市公司均矢口否认,称公司对此事并不知情,经核查,该担保为违反决策程序且未履行公告程序的“违规”担保。

资料显示,霍佳美系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0%的股东并担任监事,据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自2014年11月17日以来,霍佳美历任华翔投资的执行董事、经理、监事等职务,目前仍担任华翔投资的监事一职。霍佳美在华翔投资与正和兴业共同对外投资的主体中,担任关键职务。华翔投资、正和兴业作为市场公认“德隆系”属性显著的两家运营平台公司,霍佳美与“德隆系”的紧密关系一目了然。

那么,ST中捷究竟与该起信托违约事件有无关联,后续事项如何进展,《红周刊》记者将保持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