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10-85651425

手机:18500204922

民间维权官微

*ST高升:减持如急雨 高升知何日

2021-03-12 22:33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作者:本刊记者 何艳

如果用一个词描述*ST高升,只能是减持。最近半年里,减持公告一份接一份,如此高频,相当罕见。

  

“减持”公告似雪片飞

  2021年3月11日,*ST高升发布一份《关于股东减持计划数量过半的进展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股东于平出具的《关于减持股份进展情况的告知函》,截至2021年3月10日,于平本次减持计划的减持数量已过半。于平于2021年2月26日至2021年3月10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269700股,并于2021年1月19日至2021年3月9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15560000股,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份1.51%。

  此份减持公告发布前一天的3月10日,*ST高升还发布了《关于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期限届满暨新减持计划预披露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许磊原减持计划已于2021年3月8日届满,现计划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即2021年3月31日至2021年9月30日,窗口期除外)继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35725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2%)。

  翻看*ST高升近半年的公告,有关减持及权益变动的公告多达20余份,公司在此期间总共发布公告数也不过60余份。更奇葩的是,2020年12月11日,*ST高升还发布了一则《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完毕及超额减持公司股份的致歉公告》,公告显示,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于平因误操作,超额减持公司股票,导致减持计划超额实施。

  除了减持一事槽点满满,此前*ST高升还因隐瞒十九项关联交易被监管层处罚。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7年3月14日至2018年9月27日期间买入*ST高升,并在2018年9月28日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内斗”趋于平息

  伴随着上述减持事件,公司内部争斗倒是归于平息。前述减持公告的“主角”于平,在2019年时,与当时的实控人韦氏家族产生过不小冲突。而另一个持股超过5%以上的股东翁远也曾身处内斗旋涡,与实控人家族发生过矛盾。经历减持之后,于平、翁远已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争斗当事人逐渐退出舞台。

  回溯过往历史,于平和翁远两人曾于2019年时联手,并与当时的实控人韦氏家族出现很大冲突。2019年7月15日,两人向*ST高升董事会发函,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审议7项议案,议案内容则表现出对时任管理人的不信任。其内容包括:加紧解决公司违规担保及共同借款问题的议案(议案1);罢免韦振宇、李耀、张一文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议案2-议案4);增补魏江、方宇、叶正茂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议案5-议案7)。

  韦氏家族控制下的董事会将于平、翁远当时的提案给予了拒绝。2019年7月底,于平、翁远又向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交了上述议案。最终,监事会同意公司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不过却又在临时股东会召开之前,取消于平、翁远所提议案中的6项议案(议案2-议案7)。

  此后的2019年10月17日,*ST高升收到证监会湖北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司被查出隐瞒了十九宗关联交易。经查明,华嬉云游、神州百戏、文化硅谷、华蝶嘉艺、卓越领创这5家公司均为*ST高升实际控制人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控制的公司,为*ST高升的关联方。

  *ST高升作为共同借款人为这5家公司借款,实质形成关联担保的行为共有7项。依据上述7笔共同借款协议内容,并结合协议履行的情况看,该借款的收款方和使用方均不是*ST高升,而是*ST高升的关联方。*ST高升在上述共同借款事项中,主要承担一定条件下的还款义务,实质构成担保法律关系。其次,*ST高升直接为这5家公司提供担保,构成关联交易的共计11项。此外,*ST高升拆借资金给关联方使用,构成关联交易的有1项。

  目前,公司内斗已逐渐平息,昔日的韦氏家族已丧失控制权,于平、翁远一再减持淡出,新主张岱也早已入主公司,后续相关事项进展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